_好少年

【校对】一些不起眼但每天都有写手犯的奇葩错误

安子的文字泡:

写手可以没文化,毕竟人还会讲故事;但是校对如果——恕我直言:要你何用。


内容不多,烂大街的考点不写,随时补充。




一、看不清的词语


最大众的:


1、义正言辞×  义正词严/义正辞严√


2、电光火石×  电光石火√


3、莫名奇妙×  莫名其妙√


4、开诚公布×  开诚布公√


5、孓然一身×  孑(jie)然一身√


6、美名其曰×  美其名曰√


7、血脉喷张×  血脉偾(fen)张√


8、床第之欢×  床笫(zi)之欢√


9、登录 ≠ 登陆


10、xxxx届-这一年毕业 xxxx级-这一年入学


略奇葩的:


1、临摹两可×  模棱两可√


2、旱葱拔地×  旱地拔葱√


3、出谋策划×  出谋划策√


4、龃龉 ≠ 龌龊(!!!意思差很多!)




这些词语真是……很多人用了好多年都没发现也不相信自己错了,但是这真的很low有没有,你不能说因为我一直以来都不认真看书所以我是对的,因为我用习惯了我就可以一直错下去,是吧?




二、等等这不是引申义!


1、上下其手:正确释义为“比喻暗中勾结,随意玩弄手法,串通作弊”,嗯有的用法从网文里泛滥开来但是那是不对的!


2、首当其冲:正确释义为“比喻最先受到攻击或遭到灾难”,不要随便一个第一就用首当其冲,晦气啊喂


3、侧目:据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释义为“不敢从正面看,斜着眼看,形容畏惧而又愤恨”;据现代汉语词典在线版(据说就是更新到纸质第六版的版本),正确释义有两个,“不敢从正面看,形容畏惧”“偏着头看,形容听得入神”


至于和它有点关系的“令人侧目”,这个怎么说……是个贬义词吧,搞清词性不要乱用啦!


4、感谢评论,补充一个“曾几何时”:正确释义应是指时间过去不久,没过多少时候,不能用来表示“曾经”一类的意思。(这货貌似常见于小学生作文装逼用,流毒深远)


5、深入浅出:这个实在太搞笑了本来都不想写……然而评论里提到的人很多了。这个词是指讲话或文章的内容深刻而语言文字浅显易懂。求放过啊!


 


三、理不清的句式


1、“无时无刻……不……”


注意后面那个“不”!这个句型是个双重否定,后面要有“不”才算完!


2、“不无……”


举例:不无骄傲/不无歉意


不要写成“无不”……求求你了,看清楚啊,看字面意思就知道不对啊,不要搞混啊。


 


还有类似于三“de”不分,标点乱用之类的,前者还是别做校对了真的,你好我好大家好,后者请查阅国标,这里没什么好讲的,下面进入碎碎念时间。


 


(哇靠我就知道自己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果然放最后是英明的)


 


围观过不少太太出本,也入过很多本子,然而总体来看,目前同人本的文字质量……真的很让人心碎。甚至有的太太自身就对文字规范缺乏应有的态度,对“校对”这一工序也极不重视,拿到的本子错别字多得跟十年前的盗版书似的(现在盗版书扫描技术也进步了错字都少了)


可惜,恰恰是这样的基础知识无法速成,所以很多时候,我只能烧香祈求想要出本的太太们能找到一个认真负责有文化的好校对。


(有时候一个文盲校对给强迫症带来的不适比没有校对更戳心——这不明明有校对么怎么还这鬼样子?)


讲道理,一个两个错字没校出来可能只是疏忽了,但是像我上面提到的那种错误,或者通篇就一个“的”从来不区分的那种,真的,水平不行洗洗睡吧(毕竟我忍“义正言辞”这个二逼错误很久了!


写这篇东西,不是为了给出一套什么用来学习的规范,要说体系,国标都在那儿摆着呢,只是希望能够会有那么几个生活在错误中不自知的人发现“原来这个词是这样的啊”。为了高质量的本子,为了提升强迫症的阅读体验,也为了读着你本子的学生党能看到我们正确的母语,鞠躬。




别再tm跟我说这是高中语文!这锅高中老师不背,没有一个高中老师会觉得义正词严这种常识会需要他来教(冷漠


 


对了顺便那些为了“练一下技术”就出门接校对的……不是我纠结,是这说法怎么也没法让人放心啊。想要校对技术不如好好上个小学,实在不行初中也行,啃啃课本比坑别人本子有用多了。




负不负责是否仔细是另一回事,但在那之前,请明辨是非。




(最后求个小蓝手w

感谢大家对我这个低智手癌患者一直以来的宽容和爱护

紫杀:

也就大概五六个人,我会在意他们的观点和阅读体验啦,愿意为此做点麻烦事,因为他们想看所以多平台发布发随缘发微博之类的,否则我只会发一套存稿,多数东西切仅自己可见。能看到都是借了这几个人的光了。


这辈子头一次见到说我对待文字不认真的,我有种难以置信的惊诧感。给写文上的认真程度已经是我这么一个极端唯我论主义者对外部世界能有的最大限度了啊,又是丢在网上免费阅读的地摊三流读物,可不是真难伺候嘛。


为自己永远存在的错别字和手癌感到深深的羞愧,留言捉虫的朋友都是天使,欢迎你们留言捉虫,我恨不得给帮忙捉虫的朋友们打钱。


但也不是捉虫只在那里指责我错字多,啧,一点帮助都没有,很多玩意改起来不方便而且时隔太久,没人指出,我后来发现的时候也都算了,除非是自己很看重的文。我知道我手癌程度,我极度尊敬那些改很多稿一字一句仔细斟酌,仔细校对过的大大们,在我看来这是一种十分值得推崇的人生态度。但是别跟我说一个作者的最基本素养就是没有错字,文我基本上都是用碎片时间在手机上打的,有没有错字我自己都能看懂,虽然见到错字我都会立刻找到改掉,因为影响我个人的阅读体验。以改错字为根本目的多做五六遍校对不过是为了增强你的阅读体验,而你又不给我钱,我又何必。


接受这个事实:我不爱你,也并不关心你,就像你在网络世界认识的绝大多数人一样,即使大家出于自身的礼貌和教养对你多加照料,别怀疑了,他们也不,他们装的,只是因为他们善良;你那些夜不能寐的忧郁时刻里,对这个世界所产生的种种消极推测全是真的——纸片人是假的,他们都是直男,并不相爱;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又穷又胖的时候,这多半不是错觉;你当年如果选了另一条路的确会比现在更幸福和成功;没有人会理解你的心灵世界,你的确是彻头彻尾的一座孤岛,每个人都将孤独死去;事情不会好起来的,欢笑或悲苦,踌躇满志还是心灰意冷,对这个世界来说都毫无意义;在你离开之后并不会有人怀念;人生就是一重接一重的梦想破灭,最终你的确就会变成你曾经眼中的那些疲惫而且无趣的心灵干瘪人士;你妈的确会逼着你结婚生孩子的;你不会改变世界;几年后你就会对现在的爱好失去热情。


祝你幸福快乐每一天!


哦!忘了说了,你的猫也不爱你。


加油!为你打call!你最棒了!

一些浅见:关于小说里的句子

纳兰妙殊:

晚上在lof看到一篇讲“如何改善你的小说句子”的文章(似乎是这么个标题),挺长,被转载了很多次(似乎来源知乎)。


该文讲道:这样这样造一个句子就太简单,没意思,没细节,太直白,不好!然后又造了一个相当复杂的例句,表示这样才是好的。


当时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诗无达诂,文无定法。太简单太直白的句子就缺乏意趣?我的天哪!看看汪曾祺的小说,看看这种开头:



《岁寒三友》


这三个人是:王瘦吾、陶虎臣、靳彝甫。王瘦吾原先开绒线店,陶虎臣开炮仗店,靳彝甫是个画画的。他们是从小一块长大的。这是三个说上不上,说下不下的人。



这句式再简单不过了,小学生造句都能造出来。然而这是华语文学里最好的小说、最好的开头(好吧之一)。它把标题那半口气都给续下来了。其意韵之从容贯通,无出其右。


中间一句:



妈脱下女儿的衣服一看,什么都明白了:这连长天天打她。女儿跟妈妈偷偷地说:“妈,我过上了他的脏病。”



极简的叙述风格,却几句话就讲了三分之一本《骆驼祥子》。


结尾:



这天是腊月三十。这样的时候,是不会有人上酒馆喝酒的。如意楼空荡荡的,就只有这三个人。
外面,正下着大雪。



返回去扣住“岁寒三友”,令整个故事像一条系好的珠链。简洁到白茫茫雪地一样的句子,字里面刮出来阵阵寒风拂面。


以及杜拉斯那个过于著名的《情人》的开头,王道乾先生的佳译:



我已经老了。有一天,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大厅里……



王小波所赞叹的“无限苍凉尽在其中”,正源于其零碎干净的短句。


短短的句子,像小口小口啜饮淡而后劲绵长的酒。短句那种欲言又止、意犹未尽的节奏,长句没法比。


另如《孔乙己》:



鲁镇酒店的格局,是和别处不同的。



以及鲁迅最好的小说《孤独者》:



我和魏连殳相识一场,回想起来倒也别致,竟是以送殓始,以送殓终。



还有这种,斯蒂芬狄克森《签名》:



我太太死了,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我亲吻她的双手,然后走出病房。我顺着甬道走下去时,一个护士从后面追上来。



还有马塞尔埃梅《穿墙记》:



从前,有一个异人,名叫杜蒂耶尔,住在蒙马特区奥尚街75号乙公寓四层楼上,他有不费吹灰之力穿墙过壁的奇能。



还有这个,托尔斯泰《猎熊记》:



我们出去猎熊。我的伙伴射中了熊一枪,但未击中要害。雪上血迹斑斑,熊却逃之夭夭。



绝不转弯抹角,爽朗磊落地讲一个故事,这需要按捺住炫耀辞藻和造句能力的幼稚冲动,看来并不容易啊(哈哈哈哈哈哈)。


那种称颂夹带许多细节的大长句的人,大致是这种风格的拥趸——雷蒙德钱德勒最好的小说《漫长的告别》:



我第一次看见特里·伦诺克斯时,他喝醉了,坐在舞者酒吧露台外的一辆劳斯莱斯银色幽灵上。



非常多的细节,劈头盖脸砸过来。这也倒也是很好的。但长句只是表象,钱德勒小说的美感,是源于这种句子:



法国人有一句话形容那种感觉。那些杂种们对任何事都有个说法,而且永远是对的。道别等于死去一点点,Partir, c'est mourir un peu.



还有这种:



他们从来没有非常想要一样东西,也许别人家老婆除外。跟木匠的老婆想要为客厅换一幅新窗帘相比,他们那种欲望相当苍白。



(以上两句均引自《漫长的告别》)


句式错落之美、上半句与下半句生拗硬转之美,并不是靠使劲写大长句、一句话能好好说却非要转弯抹角地说……能营造出来的。


齐白石: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小说的艺术,遣词造句的艺术,如果按照教程指南去追寻,就无异于缘木求鱼。




每想到小说之艺术是如此艰深奥妙,都感觉像面对一个深渊。




却是发着光的、明亮的深渊。



别fo我啊我又不发东西😨

一开始就只给自己特别喜欢的文章写评论,因为想告诉作者写的非常棒,不能白白看了,作者们会觉得没人肯定不想接着写了。后来发现作者们都会很认真看长评论,随口说说的短评也会回复,就放松一些了。我本来就对于向不认识的人表达观点感到非常恐慌。
需要多一些时间来放松吧可能。